1/27/2020 紅藍白醫療咭的常識 達到65歲的人士,只要過去工作起碼十年,擁有起碼40個工作點,便有資格得到Medicare 健康保險,亦即所謂紅藍白咭。 Medicare保險主要分開 Part A和 Part B,Part A是住醫院的保障,Part B 是保障你看醫生, Part B 通常要自付一百多元保費,已經領取社安退休的朋友,保費直接從退休金當中扣除,未開始領社安退休金的朋友,每一季會收到帳單。 政府通常負擔醫療費用的80%,其餘20%需要自付。假如發生重大事故,這20%可能相當可觀。Medicare 亦有所謂Part C, 亦稱為Medicare Advantage plan,作用是賠償自費的20%。 Part C保險亦分為HMO或PPO 兩種,HMO保費較低,但你必須使用HMO本身的醫療設備。PPO保費較高,但你可以選擇醫療網絡的醫生及醫院。有些Part C計劃包括藥物保險,甚至包括牙齒、視力、及聽覺的保障,提供Part C保障的保險公司 都是預先要被政府認可。 有一個非常有用的網址,上面有許多Medicare的資料,網址是medicare.gov。

Read more

余非 美國《星島中文電台》「時事觀察」節目。 美國時間:2020年1月27日 第2節:武漢疫情應對的看點──有人(醫療團隊)、更關鍵是「有組織」(下) 我在第一節談了「人」,第二節講「組織」。以下先談人材與組織的關係,之後再談春晚與組織的關係。 當前的中國,尤其是在大災難面對,已多次證明一如張維為所說,是個「組織得起來」的國家。一方有難八方支援,是在有統籌的前提下進行,不是靠志願者各自為政。哪些地方派人去?派多少人去?等等,是有協調下進行。1月26日、年初二早上,轉傳一條叫消息集合的訊息,有50項關乎人手及資源的事項已經在做;總之是用傾全國之力去配合的方式,支援武漢及阻止擴散。另外,有跟進情況,就算只是瞥一眼滾動新聞都會知道,除了不同省市派人支援武漢,經中央軍委批准,解放軍陸、海、空三支醫療隊,每隊150人,合共450人,分別從上海、重慶、西安坐軍用飛機出發,在24日深夜、年初一前15分鐘,全部抵達武漢機場,正式投入武漢指定接診新型病毒病例較多的地方醫院。 所謂有組織,不是湊個人數那麼簡單,以三軍支援為例,當你知道他們的專業含金量,便明白組織在發揮甚或作用。這450人分別是:指揮組、普通患者治療分隊、危重症患者救治分隊;配備呼吸科、感染性疾病科、醫院感染控制科、重症監護室等醫學專家,其中有人17年前曾經對抗非典,5年前曾經對抗埃波拉病毒。所以,人手數目只反映人數,如果知埋他們的專業,便明白當中有統籌細緻。 至於要七天內建成火神山醫院,是想將2003年北京對抗沙士的隔離經驗在武漢複製。也只有動用基建技術過硬的國企──中建(中國建築),才有條件下達這種命令。為何要這樣快呢?因為急切需要增加遠離市區、隔離病例的醫院。隔離是阻截擴散,是處理疫症的關鍵。 以上是「組織得起來」對疫情直接處理的一面。以下,是中「組織得起來」對疫情軟處理的一面;要處理的是人心。 1月24日,中國央視《春節聯歡晚會》(簡稱春晚)臨時增加疫情防控節目《愛的橋樑》,由央視知名主持人白岩松、康輝、水均益、賀紅梅、海霞、歐陽夏丹做簡短但感人的情景報告。是當晚唯一沒有彩排過的春晚節目。 我必須要選讀片段,大家才明白中國用甚麼水平去穩住人心、人民的情緒──這點很重要。用官方傳媒去承擔這方面的任務一點也不出奇,問題是有沒有能力做出水平而已。春晚是有以十億計人觀看的節目。於是,及時在春晚加入要發放的訊息,效果一定會比較快及明顯。我摘錄部份內容如下。 「白岩松:我姓白,首先要給全國所有的白衣天使,尤其是奮戰在防疫一線的白衣天使們拜年,我們在這兒過年,你們卻在幫我們過關。 但是不管你有多忙,你有多累,再隔一會兒鐘聲敲響的時候(即是由年三十踏入年初一的一刻),給自己留幾分鐘的時間,如果可能的話,給家人打一個電話,許一個與幸福有關的願,然後回到戰場,繼續護佑我們的生命和健康,但是一定要記住:我們愛你們,不只在今天,還在未來生命中的每一天。」 「歐陽夏丹:在這兒我特別想給所有湖北人拜一個年,你們停下了出行的腳步,就是在刹住疫情前行的腳步。/可能在那一瞬間,你們會覺得孤單,但卻可能是最不孤獨的時刻,因為我們所有的人都和你們在一起。留在家中,就是你們對抗擊疫情最大的奉獻和犧牲。……隔離病毒,但是絕不會隔離愛。讓我們一起給他們加油,給他們最最需要的溫暖。」 歐陽夏丹講留在湖北既人,賀紅梅既對象係在封城前離開武漢既人。 「賀紅梅:我要給最近十四天內離開武漢的朋友們拜年,疫情有潛伏期,這段時間無論你走到哪兒,都請照顧好自己,也絕不給感染別人提供可能。/您的安靜過年,會幫助我們所有人平安,而對於全國所有朋友來說,這個年,更多的跟家人在一起,跟親情在一起,跟愛在一起,讓自己不感染,就是您對抗擊疫情做出的最大奉獻。」 「海霞:只要我們不怕、敢拼,就會贏。有黨中央的堅強領導,有全國人民的齊心協力,有最透明的公開信息,有最細緻的防護準備,最科學的預防治療,最強有力的得力保障,最有信心的向前走,在防疫的賽場上,我們一定贏!」 時間關係,大家可以上網找足本視頻來看。只想指出,幾位知名主持用央視春晚,帶給整個既擔心又有點恐慌的社會一些態度。當中對一線醫護人員不是泛泛的感情鼓勵,不是不斷說加油,是很人性化、細緻地安慰他們的「難處」──提醒他們停一停,打個電話向家人拜年。白岩松的確是高手,他的講話,醫護人員有沒有真的照辦是一回事,雙方(醫護人員及他們的家人)都因受到貼心的關注而得到安撫。最新訊息,是政府會對這批醫護人員發額外津貼。津貼,是一份具體的尊重和肯定。歐陽夏丹和賀紅梅的作用剛才已點出來了。有醫護人員接受訪問時表示,武漢和湖北可以在春晚出現,令他們覺得被關注和關心。網上有一段武漢人在1月23日拍攝的視頻,令我們現場感受了沒有地鐵,街上沒多少行人的感覺。知道這種感覺,就會明白春晚那幾位主持的作用有多大。 第二節我談組織的作用,春晚、有公信力的央視,就是「組織」的訊息機器。跟香港對比,大家就會更加明白。香港的官媒香港電台不斷拆牆,沒事生事,自亂陣腳,以及拖組織(政府)後腿。而中國,因為有做出成績同公信力既央視,在關鍵時刻便可以發揮軟力量,穩住局面、善導人心。 一如桑嶺醫生所說,這是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有戰爭就有死亡。有死亡,就容易有亂的風險。1月23日年廿九,江蘇醫生姜繼軍不是直接負責抗疫,卻因為大家為謹慎,有感冒表徵便立即看醫生,令醫務系統的工作量驟增2至3倍。仁醫姜繼軍就在疲累之下,查房後奔赴發熱門診時,呼吸心跳驟停而去世。整場硬仗未來兩星期很關鍵,主要是看看感染人口的基數能否受控。 節目結束前做總結:中國是個經常要打逆境戰的國家。不得不如此,是因為人口基數太大,國情由北到南、東向西的差異也很大。14億人口不容易管理。國家機器、「組織得起來」的能力,令出岔子時有能力快速修正。 直至1月24日,世界衛生組織仍認為武漢肺炎「不是」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中國需要跟擴散賽跑,走在擴散前頭止住基數擴大。當前的中國,已經培養、積累了一定數量的優秀醫療人才;他們曾對抗非典,對抗埃波拉病毒。而農曆年前,中國政府已總共撥款十億給武漢。口罩不足,立即增加生產。中國有人才之外,一再證明,是個組織得起來的國家。 疫情變化有待觀察,可是對我而言,不變的是支持湖北、武漢,支持中國的心。最後,向所有真誠對待自己專業的醫護人員致敬!祝你們平安!

Read more

余非 美國《星島中文電台》「時事觀察」節目。 美國時間:2020年1月27日 第1節:武漢疫情應對的看點──有人(醫療團隊)、更關鍵是「有組織」(上) 年初三,選擇不休假,跟大家整理武漢疫情的看法。具體情況因為仍在發展中,節目播出時訊息和數字未必是最新的;而我想為大家整理的,是面對武漢疫情的中國態度,以及「中國的組織能力」。張維為在《這就是中國》第43集也談了這課題,他的題目是「一起探討中國『組織起來』的力量」。回頭說我這節目,如果想用約20分鐘知道如何看待武漢肺炎的情況,請大家收聽這兩集節目。 時間關係,直入正題。武漢肺炎於2019年12月開始出現,至1月9日公開病原檢測結果,判定為新型冠狀病毒;兩日後(1月11日)開始每日對外更新情況。至1月20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總理李克強分別發表講話,整個疫情正式進入國家級的防控狀態。1月20日剛好是中國廿四節氣中的大寒,大寒前後開始,本來就是流感或疫病的高峰期。在1月初之前的事,不適合於今時今日爭辯。事後固然知道嚴重性,但在流感高峰期內是否很容易辨識是新型冠狀病毒在作惡,我是外行人,真的不知道。我兩集節目要關注的,是疫情確定後中國如何應對。由1月9日公開病原檢測結果前後開始,公道地說,已不可以用隱瞞來描述整件事。尤其是1月20日後,中國在訊息透明下,傾全力應對疫情。單單是中國官方和主流媒體發放的正規訊息,已多到你看不完。我從一月以來的發展,觀察到一個道理,就是中國有仁醫、有具備專業信仰和水平的醫護團隊;與此同時,今天的中國,有將人材和力量組織起來的能力。從而在大災難面前,令一個14億人口、眾聲雜沓的國家不至於往混亂處瞎轉;用決心、意志、毅力,專注地應對一場又一場的大困境。上述這道理反映在具體事情安排之上,以下一談。 第一點談「人」,談醫療專家,以及醫療團隊。因為2003年那場沙士,大部份人都聽過鍾南山醫生的名字。而當前的中國,有以千計、以萬計,你未必記得住他們的名字,卻在人品與專業水平上都過硬的醫護團隊。在年初一之前的一個星期,也是疫情被確認為嚴重,武漢醫療系統開始吃不消的時候,一條又一條請戰去武漢支援疫情的感人信息,井噴式冒現。 這些白衣天使,有60後的高年資醫護,有70、80後的中堅力量,也有90後醫護人員,無論是被派去抑或是主動請纓,都義不容辭地在年廿九、年三十晚即時趕赴第一線。隨便舉兩個例子。上海市首批130多名醫療隊成員支持武漢的護士長惠蔚,在接受訪時給央視記者看她媽媽在朋友圈貼出的照片和留言。她媽媽說:「無奈的除夕夜,作為醫護人員的女兒,接到上級通知,去武漢第一線,寶寶幫媽媽整理行李箱,祝女兒安全渡過危險期,平安回家。」惠蔚對記者說,先有國才有家,國不成國那有家,保護好祖國的大家,才能自己完成自己的小家。這是一份使命。(2020-1-25新聞聯播) 另一個例子,是武漢當地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院感染科副主任郭威。他被訪問時說:(大意)不需要成為英雄,不需要成為網紅,我們只想知道,通過我們的努力,早日把疫情控制下來。令我們的家,我們的同事,以及我生活了四十多年的這個城市裏的鄉親父老,不要受病痛折磨。(同上) 這些都是很有人情味,很樸實,來自生活的說話。簡簡單單,卻完全反映他們的人格和志向。 而當中最為人識者,是一封被網上瘋傳、打了三十多個紅色手指模的「請戰書」。大家一定知道信末擲地有聲的那一句:「在此,我們積極請戰:若有戰,召必回,戰必勝!」這封請戰信,是原第一軍醫大學赴小湯山醫療隊全體隊員寫給南方醫院黨委的。這封信已被南方醫院證實是真的,信上有三十多人打手指模請戰,現在已發展成上千人。他們都願意放棄與家人團聚的機會,隨時候命。當中還包括一些退休醫護人員。 岔開一筆,南方醫院的前是軍醫醫院,創建於1941年。2004年中,第一軍醫大學及這所醫院,一併移交予廣東省政府。現在已是一所集醫療、教學、科研和預防保健爲一體的大型綜合性三級甲等醫院。以下,我讀出這封信起首的兩段,因為它可以有力地澄清一些無知的講法。是哪些無聊說法呢?稍後才說。以下先聽我讀出經節錄的頭兩段:「我們是2003年奉命赴北京小湯山抗撃『非典』的南方醫院醫療隊隊員,當年為全國抗擊『非典』做出了應有的貢獻,同時做到了醫務人員『零感染』。17年後的今天,……作為一支有豐富經驗、戰勝過『非典』的英雄集體,我們更是責無旁貸!……」(讀完)他們在1月23日年廿九,向南方醫院黨委請戰出征。而同一時間,在香港,出現一些蠢蠢欲動的小動作和雜音。他們未必是大多數,卻在疫症面前,被懷疑不玩罷工就玩另類怠工。不知是否真有其事,如果是真的,其實很影響醫護界和香港的聲譽,很失禮人。此外,我身邊也有一些很無知的聲音。有人說,直到今日,中國大陸還是封鎖消息的啊。何止武漢肺炎的真實情況被封鎖,大陸人根本不知道2003年有沙士(SARS)哩!──請注意,是真人真事,說話者受過高等教育。 剛才讀出的那封信的頭兩段,正好重重地擱了說話者一巴掌。別忘記請戰書不是只局限在南方醫院內流通,是已經在微博及網上瘋傳。中國大陸不會有人是讀了那封信才知道有沙士吧! 面對這些無知的講法,以及一些將武漢封城說成是中國政府讓武漢人自生自滅的瞎扯,我在這兩集節目內只於這一節稍為一談,不會在下一節再提這些太無聊的說話。因為在互聯網世界和智能手機文化下,就當前武漢肺炎而言,我不相信對疫情說三道四的人是真無知。在大疫情面前,對不起,我認為他們是假無知、真無恥。在訊息發達的今日,仍然主觀堅持偏讀偏信,然後大放厥辭,罵東罵西,這些已不只是假無知,是人格有缺憾。他們浪費了香港社會的訊息自由。至於甚麼是醫療人員的專業信仰和人格,聽完郭威、惠蔚這些例子,以及在以千計的請戰者面前,香港某部份政治化的醫療人員,以及所謂研究疫症的專家,他們的人品人格為何,大家心裏有數。 有時也不能夠不感慨的,當內地醫護人員奔赴第一線、國家傾全力抗疫之際,香港有些人情願燒了未入伙的粉嶺暉明村昇暉樓和泰暉樓,也不予政府作協助防疫之用。看著囂張的火舌,有朋友感歎:當中心態之可恥、行為之醜陋,很丟人!我也頗為同意。確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觸及正常人道德底線的奇觀。而似乎,各種丟人的小動作似乎仍然陸續有來。 說完了人,談組織,會談1月24日年三十晚中國央視春晚。當晚臨時增加了疫情防控節目《愛的橋樑》。時間問題,我會在第二節談。未完的,大家休息一下,稍後再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