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星電視飲茶 https://www.buymeacoffee.com/singtaousa

Read more

《劇變中的世界》 梁建鋒著 劇變中的世界(電子書) 請星電視飲茶 https://www.buymeacoffee.com/singtaousa 「社會公器、良心傳媒」 這八個字可以作為《星電視STV》的使命和宗旨。 在劣質資訊充斥網絡的世代,也許我們更接近真相!                                                                        歡迎加入成為星電視會員並請我們飲杯茶。

Read more

請星電視飲茶 https://www.buymeacoffee.com/singtaousa 20200916 霍詠強 2. 白宮內的「86屆西點幫」 進入美國總統選舉倒數8星期,是時候來做個賽前預測,和幾位身在北美的同事不同,我既不在美國居住、更沒有投票權,只能設身處地從美國人的主觀想法,猜猜競選結果。   今天是9月16日:特朗普勝。 然而,無論這次美國總統選舉戰果如何,有一點可以肯定的,就是這次選舉將會成為選舉民主的「終結」。如果四年前特朗普能入主白宮的原因,是因為不少搖擺州郡選民討厭希拉里,再加上「白人至上主義」對奧巴馬的「反撲」,才製造出來的爆大冷戰果,那經過四年任性管治後,美國人對特朗普的品格低劣、反覆無常、謊話連篇的表現都欣然接受,特朗普的連任將會完全證明民主選舉,無從挑選出賢能的領袖,永遠只有「爛蘋果」。   天秤的另一端同樣是令人震驚的。民主黨的大佬們本著什麼態度,挑選出拜登作為總統候選人?是因為他比特朗普還老?共和黨人嘲笑他為「睡登」(Sleeping Biden) 不是沒有原因的,從初選到現在,拜登從來沒有表現出任何優秀條件令人投上一票,甚至代表著美國要走上回頭路,回到不合潮流、守舊的精英主義,所有民調都顯示,拜登得到選票的首要原因是「他不是特朗普」!如果因為這種理由讓拜登入主白宮,這是對選舉民主多大的諷刺?   特朗普從美國爆發疫情開始,就不斷抹黑甩鍋中國,「中國病毒」、「功夫肺炎」等惡言層出不窮,也不無道理,因為如果不是出現新冠肺炎,今天特朗普可能已經「坐定粒六」,準備迎接他的第二段總統任期,拜登根本不可能對他帶來威脅。這段期間,就算因為過去曾出言侮辱陣亡軍人,引起巨大的輿論風波,但顯然美國人對特朗普這種刻薄和政治不正確的言論,早已習以為常。為了挽回在軍人票源的劣勢,特朗普也宣佈國防部關閉軍報《星條旗》的決定將不會按計劃進行。了今年二月宣佈削減經費計劃時,國防部決定不再為《星條旗》(Stars and Stripes) 提供營運資金。   進入選舉的最後階段,因為選舉制度強調的是彼此的差異,既然民主黨和共和黨人都一致認為中美處於競爭關係,雙方難在這個議題上分高下,但就突發事件,特朗普也不會放過機會,在關稅戰期間,中方將美方貿易保護主義的錯誤做法,向世貿組織提出申訴,9月15日,世貿專家組就美301關稅措施爭端案發佈專家組報告,認為美國的關稅措施違反世貿規定。特朗普肯定會借題發揮,甚至宣稱退出世貿組織,搞一場大戲,來表達他保衞美國利益的堅決態度。   但是,美國總統選舉中更重要的比拼,或許在於他們代表背後的力量。   那可以由最近鬧哄哄的 TikTok事件來看看,最初是特朗普下令要字節跳動將TikTok出售予美國企業,否則就要停止運作,一時間許多美企和基金齊齊表示興趣,畢竟一個上千億潛在市場的業務只售幾百億,也是難得的投資良機。誰料中國政府也不是善男信女,改變出口限制,令TikTok的核心算法系統需要取得出口限制才能出售,也變相把在九月中完成TikTok交易幾近不可能。   但是否説TikTok是否真的要停止美國業務?不要説特朗普不敢冒得罪以千萬計年青用戶,他其實也不想停止TikTok,他只是想從中表現自己的威懾力,順手為財政部賺點錢,而更重要的關鍵是如果TikTok被封,得益的是Facebook,對特朗普而言,雖然朱克伯格樂於攻擊中國,但同樣樂於攻擊特朗普,對他而言,FB更傾向是民主黨、是拜登的支持者,在這選舉的重要關頭,損己利人的事情,打死特朗普也不能做!   尤其是在TikTok岀售的幕後,有著特朗普重要的金主背影。在交易的討價還價中,雖然示愛者眾,但真正展開討論的,其實只有微軟Microsoft 和 Oracle,其中Oracle和其創辦人(Larry Ellison) 一向支持特朗普的態度,自然深得朕心,但除此以外,Oracle 的説客施拉格普(Matt Schlapp)的妻子梅德斯(Mercedes Schlapp)是特朗普連任競選團隊的高級顧問。而且當中還有個更微妙的人物厄本 (David Urban) 。   厄本理論上是特朗普口中要「踢走」的華盛頓説客,但他曾經在2016年協助特朗普贏得賓夕法尼亞州選舉,所以得到特朗普的厚待,而厄本更重要的身分,是目前白宮團隊內的所謂「86屆西點幫」的「成員」,甚至是召集人,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國防部長埃斯柏在西點軍校時的同學,國務院內還有幾個同樣身居高位的好同學。   因此當TikTok交易陷入僵局時,不少人都感到意外,Oracle有厄本座陣,白宮已無阻力,只是想不到中國政府會在重要時刻抓著七寸,到微軟宣佈收購失敗時外界也都涼了一截,紛紛在想特朗普要如何收場?   結果還是讓 Oracle 找到了契機,宣佈和字節跳動就TikTok的美國業務達成了初步的「技術合作夥伴」協議,該協議雖然不包含全面出售TikTok,但作為該交易的一部分,甲骨文計劃解決了特朗普政府就字節跳動對TikTok的所有權而提出的「國家安全」擔憂,Oracle 將負責管理TikTok在美國的用戶數據。TikTok將繼續把美國作為總部,為美國創造2萬個工作崗位。財政部長姆努欽談到的解決方案時,還指計劃類似蘋果在中國由雲上貴州進行數據合規的方案,並不涉及TikTok出售,也不涉及TikTok的核心技術轉讓。   普遍評論指合作可以消除美國對安全的疑慮,中國又繼續保住字節跳動的核心利益,可以視為兩全其美,對Oracle而言終於可以插足於過去一直未能打開的互聯網市場,至於字節跳動,終究都會出售TikTok,只是應有更充裕的空間,爭取更理想的價錢。   這些或都反映出厄本的功力有多深厚,把不可能的任務仍舊做得滴水不漏。至於「86屆西點幫」目前在白宮的影響力,也勢必為其背後金主,科赫財團等代表的保守派,謀求更大的利益。過去三年多的時間,代表科赫 Koch、墨瑟Mercer等財團的保守派在蓬佩奧的西點幫支持下,取代了以前任國務卿蒂勒森為首,代表埃克森、軍工集團的全球霸權派,所以美國一方面完全露出真實的霸權主義一面,也因為特朗普和背後的集團更傾向的排外、美國優先的態度,同樣令美國霸權主義逐漸萎縮。   […]

Read more

請星電視飲茶 https://www.buymeacoffee.com/singtaousa 20200916 霍詠強 1. 香港司法是老虎屁股?摸不得? 最近香港司法系統備受關注,主要來自三方面: 過去四、五年,政治案件大增,從律政署的檢控到法官裁決時都被認為出現偏頗情況,反修例事件後情況更嚴重,同類案件由不同法官處理經常出現明顯差異,某法官更連續多案挑剔警方證供而全數判定無罪,印證了「法官放人」的説法,也流露出因為立場令香港走向「人治」。 教育局和特首先後就「三權分立」這個説法作出澄清,指香港司法工作雖然不受干預,但政治制度上一直奉行「行政主導」,並不存在「三權分立」,結果自然惹來反對派的攻擊,指「分立」説法已經提出多年而從未有爭議,大有讓這情況變「習非成是」的意圖。 由於對政治案件的寬鬆態度,令大部分涉案嫌犯都能夠保釋外出,部分更沒有扣留旅遊證件,因此這段時間,大量嫌犯趁機外逃,部分匿藏到德國、英國、美國,大部分就「著草」到台灣,形成「保釋候審變縱容外逃」的惡劣現象,但司法系統偏又視若無睹。   最近12名犯案者在偷渡到台灣被大陸海警截獲,一直扣押在深圳鹽田看守所,由於案情涉及打擊長期運作的嚴重人蛇活動,偷渡者的家屬及聘請的律師被拒和被拘捕者取聯繫,從而避免案情外洩。日前,美國白宮和國務卿蓬佩奧開腔表示對事件「深切關注」,部分偷渡者家屬竟在反對派的煽動下召開記者招待會,向港府施壓要求協助。   這就變成了一椿怪事了。這批犯人本來就是因為涉及反修例抗爭而被捕,堅拒的應該是中港之間的刑法合作,為何轉個頭就要請求特區政府出面要求遣返,這不就是支持修訂逃犯條例了嗎?為可真正涉及自己的個人利益的時候,想法又完全不同了?   事實上這宗案件遠比一般「嫌犯外逃偷渡」嚴重,而且內中仍有許多細節令人撲朔迷離,有許多謎團未解。涉案12人均負重罪,來自多個不同組織,同一時間坐同一條船「著草」,顯然不是偶然「併船」。他們的類同之處只是都參與抗爭活動,但表面上甚至不認識,卻為何願意冒巨大風險「同船跑路」?不難想像幕後理應有一個組織或主犯,安排和統籌集合的時間、地點、路徑。這個是什麽集團?背後有沒有涉及境外干預?這個集團勢力有多龐大?   不要忘記,港版國安法實施已有三個月,偷渡風險已經大幅上升,一般的偷渡「蛇頭」根本不敢冒這隨時十年八載監禁的巨大風險,因此敢做的,必然有其特殊背景。就算敢接,偷渡收費也因此水漲船高,動輒數十萬計,有傳最新行情已逾百萬。這十二人多是二十出頭,最小的年僅十六歲。這巨額著草費和藏匿的使費從何而來?普通學生哥如何懂得這些「逃生門」?背後是否有高人指點?認真想想這事件絕不簡單,也反過來説,整個反修例活動更不簡單。   最令人啼笑皆非的情況,是在反對派安排的記者會中,所有家屬都全數以「幪面超人」扮相出現,也就是説這些人的真正身份為何?全部不知道,為何要掩飾身份?原因是什麽?當然其一是製造視覺效果,延續抗事活動的「形象」,更重要的是,背後牽涉的是龐大犯罪集團和反中集團,涉及的是國家安全罪,這場大龍鳳為的是要讓美國獲得更多「國際籌碼」,是要把事情鬧大,不惜把涉案者逼成烈士,家屬是否甘心情願參與?有多少人願意參與,自然是一個大問號?   因此,中國外交部被傳媒問及有關這12名「偷渡客」時,明言這件事件涉及國家安全,原因是社會環境風高浪急時仍敢安排偷渡,再加上美國的介入,其實都暴露出事件背後隱藏的龐大操控集團,到底當中還牽涉多少人和組織?肯定是中央和香港政府都必須徹查的,要想盡快放人自是不可能!   這段期間,在建制派內,也有另一椿怪事,過去一年,特區政府可謂受盡多方壓力,反對派的抗爭撕裂社會之餘,也把政府內部搞得一塌糊塗,上中下級官員總有不少半心半意,甚至和政府核心作對的,但偏偏同一時間,在建制派內,也出現不少質疑聲音。自然特區政府之軟弱是顯而易見的,畢竟內部對中國內地持反對和抗拒心理的人員不少,而且部分從工作態度也表露無遺,在示威現場拘捕的也為數不少,因此,特區政府要改變現狀同樣舉步維艱。   最近特首和司法系統,已經就國安法和「三權分立」説法連續多次格鬥,但又要在維持管治下投鼠忌器,當中的別扭已經極為可憐,但偏偏在建制的強硬派內,因為司法系統的肆意妄為、攻擊警方而火燒心,在質疑法院法官和判決之餘,更認為特首沒有懲治司法系統之餘,仍在言語上迴護,因此對林鄭月娥大肆抨擊,甚至要求林鄭下台。這種説法,又是否合理呢?   儘管香港是行政主導,但多年來法律界都把持立法會和司法系統的主動權,根據基本法,雖然所有法官是都是由特首按照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的建議而任命的,特首擁有行政權,但是這些委任權力都是傾向禮節性的,只會在牽涉重大原則性問題才會使用,例如國安法,以及一些涉及中央政府或國務事務問題。至於終止委任,法官只有在無力履行職責或行為不檢的情況下,行政長官才可根據終審法院首席法官任命的審議庭的建議予以免職(此審議庭由不少於三名本地法官組成),屬司法系統的內部權力,可以説特首並無有效的懲治途徑。   所以説,香港司法系統的確是個在大部分時間自把自為的特權小圈子,特首雖然有上方寶劍,但一旦斬出,難免令司法系統運作傷筋動骨,自然不敢妄動,但是不妄動也不是不能動,終審法院首席法官行將換人,未來委員會向特首建議法官續任時,也必須考慮國家安全,會否敢繼續冒大不韙和中央對著幹?犧牲香港的穩定?   如果説香港不具備法規來監察司法系統的工作,那是否説奈何不了這些妄顧香港秩序,縱容禍港違法行為的司法判決?   這也不盡然,雖然香港無法立即就司法系統設立監察機構,但最少,政府可以主動組織內部或支持非政府組織成立「司法評議會」,將各級法院的司法工作、司法覆核等,包括法官的安排、裁決、判詞等,和相關案例比較,更有系統地即時迅速地向社會發佈,就讓市民大眾來評價,這種由社會來評斷的方式,相信也是司法系統應該欣然接受的。   去年反修例期間,曾經説過特區政府要扭轉管治需要大量內部工作,港版國安法打開了治標的局面,而特區政府應該有三部曲,齊人、齊心、齊志:所謂齊人,就是政府首長級必須齊齊整整由各自部門發聲,表達支持中央、支持香港的態度,並且由上而下整頓。所謂齊心,就是更換核心首長級官員中,無法明確支持中港政府整頓工作者,所以應該看到不少首長調職、提早退休、甚至直接請辭,從而達到齊心的效果。而第三步齊志,就是從具體事務出發,例如教育、例如司法,推動香港真正回歸祖國。   但是要讓香港重回正軌並不容易,也不是一蹴即成,需要支持建制、支持中國、支持香港的各界人士互相體諒、共同合作,謾駡攻擊、只是反對破壞的手段,或可逞一時之快,但解決不了問題,香港需要更多積極的建議和工作。   正如習大大所言,人心回歸是歷史過程,香港問題急不來、但也慢不得。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