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談 : 槍支暴力,誰該負責?

槍枝暴力案件在美國不算少見,但在短短一星期內發生三起傷亡慘重的慘劇,造成三十多人死亡的悲劇實在不多見。特朗普執政下,當前社會暴戾之氣不斷上升,到今年七月底為止,美國2019年大規模槍擊案件,平均每天超過一宗。姑且不說特朗普的言論是否助長了種族暴力,但特朗普執政都已三年,明年還要競選連任,實在無法再將責任推給前朝奧巴馬政府或是在野的民主黨。
其實禁槍、擁槍背後利益的拉距,讓全面性禁槍幾乎成為不可能。這問題難解決,甚至無法解決。因此,歷年來大規模的槍擊,諷刺地成為美國文化的一部份。那到底該支持擁槍或禁槍?誰又該對悲劇負責?是執法部門執行不力? 還是國會、白宮、政客的角力鬥爭?或是總統特朗普煽動性的言論?又或是教育問題?還是聯邦是否該立法控槍的問題?倘若加強登記購買紀錄,這樣的作法一定能有效降低槍枝暴力所帶來的殺傷力嗎?仔細想,民眾的民意是否也該負起一定程度的責任? 只要民意風向明確改變,成為穩定的大多數,政治人物能不敢不調整政策跟隨民意走嗎?政客及遊說團體還會有操作空間嗎?
坦白說,人類只不過是加以道德約束、學著禮義廉恥的動物。千萬不要太相信自己。人總還是會有失控的時刻! 因此,贊成擁槍,再加以人為及法律的約束,實在不是一個最好方法。為了讓孩子上學安心、 青年夜間出入放心、民眾購物開心、讓大家免於恐懼,也許禁槍會是較好的選項。

Category: 翔談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