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3翔談: 一句不好笑的玩笑話

在美國《道歉》不等於《對不起》、紅燈是可以右轉、餐廳用餐小費給不夠多,是會被服務人員追到門口。種族多元複雜問題,也遠遠多過台灣。另外,美國有槍支文化與問題,台灣並沒有。本身台灣與美國就是不同的兩個文化 不同的兩個世界 對美國社會不熟悉、文化不了解的情況下,有些玩笑開下去是很《危險》,特別是美國民眾在這幾年可說是聞《槍》色變,校園槍擊事件時常發生,在這種情形下,藝人孫鵬、狄鶯夫妻之子孫安佐一句「恐攻」的玩笑話,躍上了國際新聞,雖說案情有許多疑點未釐清 但也確實踩到這些紅線。
現在網路時代,不分輕重亂講話,不懂得說話是要負責任的年輕人處處都有,這是一種現象,也是我們該關注的問題。孫安佐一句「去學校開槍」的玩笑話,不知輕重、不知該負責,但另一方面又有多少人會去開這種「要去學校開槍」的玩笑呢? 會不會是「人格特質」的問題? 或是一個潛在的「孤狼」問題? 這件事太多層面可以探討,像是來美留學讀書的時間點,會不會有可是這件事情原始的起點? 是不是乾脆從小學習美國文化成為「美國人」或是台灣文化深植內心成為「正港」的台灣人之後,這樣的時間階段來美國會比較適合呢?畢竟青少年時期身、心、靈都不夠穩定,對於異地文化背景又不瞭解,加上父母又不在旁,是很容易出事! 希望孫安佐能全身而退,讓父母不在傷神!

Category: 翔談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