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 阿晉—星島中文電台粵語台主播、節目主持 Fiona Chan—PG&E代表 請星電視飲茶 https://www.buymeacoffee.com/singtaousa

Read more

請星電視飲茶https://www.buymeacoffee.com/singtaousa 20210303 霍詠強 2. 中國的女性:為扶貧努力 三位致力扶貧的藏族女性:楊卓瑪、陳望慧、措斯基,來自不同背景、投入工作的時間也相差很遠,但都撐起了半邊天,造出了實際的扶貧效果,更重要的是她們都是普通人,經過細水長流的默默努力,閃現出平凡的榮耀。 楊卓瑪、95後藏族姑娘,原來在瀘州市當小學教師。2018年主動到四川省美姑縣最偏遠的鄉鎮之一瓦古鄉幫扶,2019年3月成為瓦古鄉瓦以村第一書記。瓦古鄉,在「懸崖村」山對面,平均海拔3000多米,人均收入不足3000元,「上山似登天,下山到溪邊,兩邊能對話,走路大半天」。在涼山開展駐村工作,語言不通是難點。最初,幫扶隊每次入戶都要帶上一名彝語翻譯。為了盡快融入,楊卓瑪自學彝語,把聽到的詞句記在小本子上,標注發音反復背誦,兩個月後,就能用彝語和老鄉們基本交流了。 最初,村裡的條件很差、全是土坯房,停水、停電是常態,買菜還得到25公里外。面對這些問題,楊卓瑪整理出了道路建設、安全飲水、電力改造等計劃。經過多方協調以及政策扶持和派員單位支持,瓦以村的生產生活用水很快得到了改善,如今新居錯落有致,道路通村入戶,相比幾年前已焕然一新。 楊卓瑪還在瓦以村成立了合作社,創建了第一個中藥材種植產業試點。同時,利用村內閑置土地,發展了16家家庭農場,規模最大的養殖了500只羊、上千只岩鷹雞,帶動村集體經濟發展。楊卓瑪還做起了直播帶貨,為村裡的土蜂蜜、苦蕎、岩鷹雞等農產品代言,宣傳銷售村裡的土特產。 在完成相關工作後,楊卓瑪仍然希望能留下來,繼續把村產業壯大起來,從養殖業推展至旅游業。 2019年,瓦以村實現了整村脫貧。2020年,全村人均純收入超過7500元。 40歲的陳望慧的微信名字叫「玫瑰姐姐」,因為種植玫瑰的村子多了,有些老百姓不曉得她姓啥子,老的小的都喊「玫瑰姐姐」。她創辦的小金縣夾金山清多香野生資源開發公司,在中國西南夾金山腳下經營的玫瑰園,每到時節,紅色的玫瑰在青山的映襯下盛開鮮艷迷人。她也是餐廳賓館老闆、玫瑰種植專業合作社、村支部黨委書記,但讓她備受當地群眾尊敬的原因,不是因為多重身份和工作成就,是她通過產業扶貧為隣近區域帶來的真實改變。 冒水村是小金縣的貧困村,以前村民們靠種土豆、豌豆和小麥等傳統農作物為主,勞務繁重、收入微薄。2011年5月,村民種的農作物被山上的野豬糟蹋了。得知情況,陳望慧發現莊稼被破壞了,但旁邊的兩株玫瑰花因為有刺卻完好無損。「莊稼被野豬損毀令收成不好,可野豬不得糟蹋玫瑰,是不是可以換個思維,改種玫瑰呢?」一個大膽的想法浮現,她向全村群眾承諾,她家率先種植玫瑰,如果種植成功就帶領全村群眾一起種植,讓大家從種植傳統農業低收入的困境中擺脫出來。 2012年,她多方面了解玫瑰種植技術的同時,還將外省基地的玫瑰苗買回,還在自家地里試種7個品種的玫瑰,玫瑰開花後把採摘的花瓣帶到蘭州找到專家加工品鑑,提純出玫瑰精油。專家考察鑑定後告訴她:「小金縣的地理位置偏南,海拔比較高,氣溫溫差變化大,氣候比較乾燥,土壤的酸度強於鹼度,花期長達5個月,有十分優良的玫瑰種植條件,適合發展大馬士革玫瑰。」 她想著玫瑰種植投入少、見效快,有多種好處。根據冒水村的地理、氣候條件,確定了以苦水玫瑰為主的特色種植,組織成立了玫瑰種植專業合作社。從2013年率先建立了種植基地150畝,到2015年達維鎮、美興鎮、日爾鄉等12個鄉鎮擴種玫瑰1600 畝帶動800餘農戶,其中半數為貧困戶。2020年,玫瑰種植面積達13200 多畝,並且加工成花茶、花醬和晨露等食品、化妝品,在全縣各村鎮發放花款610多萬元,帶動全縣13個鄉鎮31個貧困村1200多戶脫貧,佔全縣貧困人口一半以上。 更讓陳望慧高興的是,種植玫瑰不僅是扶貧,更是扶志:通過努力,年年增收的村民找回了自信,再沒有「等靠要」救濟的想法,而是怎麼把玫瑰種得更多更好。 2018年初冬,剛剛休完產假的措斯基準備了一些衣物和生活用品,到洛爾達鄉學爾溝村開展工作。學爾溝村是阿壩縣最偏僻最落後的村落之一,平均海拔在3500米左右,全村141戶,867人,超過三分一是貧困戶(54戶277人),80%的村民都是文盲,思想落後和迷信,且過著與世隔絕的游牧民生活,經濟來源單一,生活非常貧困。 進村後,措斯基被靠在土牆角的小女孩桑准的免唇驚住了——她雙側唇齶裂,牙齦裸露在外。因為外觀害怕別人的閑言碎語和異樣的眼光傷害,桑准一直生活在家裡,極少走出過自家的院子,因此比較自卑,非常抵觸與陌生人接觸。措斯基與丈夫胡波溝通交流後決心幫助桑准,2018年12月26日,在單位領導批准後,因為子女還小,措斯基夫婦決定一家四口帶著桑准和6萬元現金到成都治療。 但桑准的復康之路並不順暢。在華西口腔醫院經過各項檢查後,醫生說桑准的血紅蛋白很低,不能做手術。看著孩子稚嫩的臉,措斯基下決心不到最後一刻決不放棄,鑒於高原兒童血紅蛋白普遍偏低的現象,成都市婦女兒童醫院同意做手術,但要求術前一段時間給孩子補充營養。經過10多天的補養,2019年1月9日經過7個小時的手術平安完成。四個月後,桑准又完成了第二期手術和矯正眼睛,重復笑臉。 表面看來,這些都是平淡的經歷,但正如措斯基像母親一樣給予無微不至的關懷,或如楊卓瑪的主動努力、陳望慧的想方設法,都得到農牧民群眾的尊重和贊揚,認真和全心全意的態度才是中國扶貧成功的關鍵。

Read more